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世邪君 第九百四十五章 她还需要我

2020/01/17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绝世邪君 第九百四十五章 她还需要我.血巫师在想阻拦秦石时,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当秦石的手掌与冰棺相印,鲜红色的精血渗透进冰棺中

绝世邪君 第九百四十五章 她还需要我

.

血巫师在想阻拦秦石时,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当秦石的手掌与冰棺相印,鲜红色的精血渗透进冰棺中,犹豫极高的寒气,形成一根透彻的冰柱,刚好连接在那小丫头的胸口处。

“不!!!”血巫师怒吼:“小家伙,快住手,你这样毫无准备,一旦出现意外是会死的!”

而任他如何嘶喊,秦石始终保持着淡然,冲着他轻轻一笑,那笑容中包含了太多种情绪。

之后就什么也没有说的闭上了眼,一股极为强烈的力量从这虚空中挣脱,像一只凶残的野兽逃出牢笼一样,血巫师猛的一颤,被一股极强的凶魔煞气给震撼在望山封路阵中。

连那枯影从外面都皱起眉来,枯手连续转动,手印击出,以域境之力形成波动,这才勉强的将那股力量给控制住,使其没有冲破这片领域。

“好惊人的小子。”枯影深沉的道。

但片刻间,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突然朝他望来,叫这枯影不禁警惕,顺势寻去时,只见血巫师红着眼,冷声道:“老狗,你记住,他若无事,那什么都好说,如果他出现半点意外,那哪怕是叫我魂飞魄灭,我要你李家付出惨重的代价,我说到做到!”

枯影愣了愣,十分无奈,却**也没有与血巫师争辩,只是道:“他如果出事,确实是我的过失,所以我肯定会以命相抵,不过,李家,你却伤不得半分。”

“那你就试试!”

两者各自坚持着,精力却时刻没有离开过秦石,心弦紧绷着。

秦石自然是嗅不到外面的硝烟味的,在那由精血冻结成的冰柱将他与那小丫头连接时,在他的周身,形成无尽煞气,将他与冰棺牢牢的封锁。

此时,他好像进入到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一片虚渺的空间里,周围是无尽的黑暗,偶尔,还能听闻道惊天兽吼,他淡淡的凝神。

“这里,就是那小丫头的丹田吗,一片黑暗,真的就好像是凶魔一样。”

轻轻的呢喃声,秦石深吸口气,既然血巫师已经将办法告诉他,那他自然知道要如何去做。

所以他操控念力,将这小丫头的体内探测,一览无遗,最终,他将矛头凝视向这小丫头的髂骨处,髂骨,骨髓,乃是人体造血的地方。

秦石眯起眼,只见在这小丫头的髂骨处,不断有黑色血液流出:“看来想要给这小丫头换血,必须要先将这髂骨中的煞气驱逐才行啊。”

啪!

打了个指响,秦石手指上燃烧起金色火焰,他以灵魂为根基,缓缓的渗入进这小丫头的髂骨中。

一直深入,一直到尽头时,秦石才微微皱眉,只见在这髂骨的最深处,有一道十分浩繁的煞气团,这煞气团已经深入到这小丫头的骨髓里了。

“嘶……!”倒吸口冷气,秦石惊道:“这情况,看来我还是小瞧那个凶魔了啊。”

这煞气,应该是秦石有史以来,除了邪魔和遮天以外,纯度最高的煞气了,可想而知在三百年前,出手击伤李家家主的凶魔,在溟组究竟有着何等地位。

秦石敢肯定,以他现在的力量,或许能征服遮天的臭肺魄,但绝对无法击破这团煞气,这煞气在这小丫头的髂骨处已经根深蒂固了。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超乎意外,秦石早就意识到此次劫难,绝不会轻易的结束,所以,他并非像血巫师所言一样,也为自己做了准备。

“呼,邪魔,你一直说,不要轻易的动用,不过这一次,若是不动用的话,可能等你醒来的时候,你就要看不到我了,所以,对不起啊,我要提早动用了。”

秦石眯着眼,凝视着手臂上的图腾。

旋即,他手掌一翻,一只蜷缩的黑色蜘蛛顺着他的手袖中爬出,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初刚从乱域中死里逃生,邪魔最后一次醒来时的画面。

那时,还是他识海被噬魔灵蛛侵蚀之时,邪魔将他的力量转化给秦石,但,秦石一直未说的时,那一次结束后,噬魔灵蛛的下落。

邪魔并未吞噬掉噬魔灵蛛,而是以凶魔威压,将噬魔灵蛛控制,一直藏于秦石的手袖之中。

噬魔灵蛛,那在魔界,都是极为阴邪之物,连一些域境的凶魔也要避让三分,秦石望着那噬魔灵蛛,淡淡道:“小家伙,上一次,你害得我差一点丧命,我一直也没有和你计较,现在是你来弥补我的时候了,去吧。”

秦石手掌托起,噬魔灵蛛发觉那团煞气,顿时如饿狼一样,疯狂的就贪婪的扑上去,进行的撕咬,吞噬。

那团煞气,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磨掉。

秦石眼中闪起精芒:“果然有效。”

同样发觉到异样的还有外界的血巫师和那道枯影,感受着冰棺周围的煞气淡去,血巫师惊动道:“这是,成功了?”

枯影也狠狠的捏紧拳,恐怕在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看着自己女儿恢复健康对他来说更加喜悦的了。

煞气越来越淡,最终彻底从髂骨中消散,秦石眼神一凝,那在血脉中流出的黑血,也终于有淡淡的腥红浮现。

“嗡!”

而在这时,不出意外的一幕浮现,这小丫头失去魔血的支撑,身体器官刹那间出现枯竭,光凭人类的血液,已经无法支撑住那些器官了。

“小丫头,坚持住,马上就会结束了。”

秦石凝素道,旋即他割破的手掌中露出大量精血,而在那精血流出之时,在他的伤口处,也形成一个逆转漩涡,将残留在这小丫头体内的魔血反向吸入体内。

这一幕,十分壮观,犹如天河间的瀑布。

血巫师和枯影屏气凝神,他们都知道最后的成败,就看结果了。

“嗡!”

秦石的血液中有魔性成分,尽管细微,但碍于是邪魔之力,当血液流入进那小丫头体内以后,那小丫头枯竭的肌体明显缓解,当鲜血流窜一个周天以后,这小丫头脸色上,竟是恢复了淡淡的红晕。

看见这幕,枯影不禁的颤抖几下,这一刻他不知道期待了多少年:“苍天,苍天终于开眼了。”

砰!

但突然,在那丫头恢复后,一股出人意料的力量爆射,如一道极强冲击力反射向秦石,秦石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被震飞出上百米去。

“小子!”血巫师狂吼。

枯影也是心中一惊,他猛的上前一步,是好心想要接住秦石的,毕竟是在他的领域中,他应该是这里的主宰,所以眨眼间,就移动到秦石的身前,但,出乎意料的画面浮现。

轰!

那枯影刚伸手,一股力量挣脱他的领域,竟将他都给生生震飞,他的整条手都被震成粉碎。

“喝,这力量,怎么会这么强?”枯影惊喝。

而秦石摔翻在地,痛苦的哀嚎,全身痉挛,不断抽搐,甚至有血迹从他的嘴角流出,当看见那血迹的颜色时,血巫师整个人都黯然下来,那血色,竟是黑色。

“该死,魔血再次入体,这小家伙要控制不住体内的魔性了。”

“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他?”枯影强忍剧痛,咬着牙道。

他对秦石,是真的感激。

但血巫师无助的摇摇头:“魔血爆发,没有人能救他,能救他的只有自己。”

闻言,枯影露出愧疚,尽管血巫师这样说,他还是举起手,祭出体内全部的力量,冲着秦石输送。

“小家伙,挺过去啊。”血巫师咬牙的祈祷。

在一片黑暗里,秦石疯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好似要爆发的火焰一样,不断嘶吼。

“杀,杀杀杀!”

如果有人能看见此时秦石的眼神,那定会想起当初那个月圆的夜晚,此时不正和当初一样。

两次被魔血侵入,任凭秦石的肉身在坚韧,那也是万万熬不住的,他不断的颤抖,一层一层的力量,生生将枯影的领域破坏。

轰!

轰隆隆!

爆响不断,此时在商城中,都引起了巨大波澜。

而就在秦石即将逝去意识,彻底的堕入魔道时,一道声音,极为温暖,宛如空灵天籁一般,从他体内的深处响起。

“石头,我想,如果你听到我的声音,那一定是你的魔性又复发了吧,我也知道,当你听到我的声音后,一定会冷静下来,因为,你说过,你会想着我,一直一直。”

“从我们相识,我从未对你说过什么暖心的话,一直留你一个人一直孤单的守候我,对不起……!”

“在你入魔前,有段话,我想说给你,说给我最爱的人,此生此世,永生永世,我都要依靠的男人。”

“我,还需要你……!”

嗡――!秦石在挣扎中,突然间呆滞,刹那,他血红的眼神褪去,一抹温情中充满了思念:“雪,雪心。”

那声音,是从人皇定魔珠中响起,而其中的声音是那么虚弱,秦石甚至能够想到,看到,雪心在为他寻找人皇定魔珠时,所承受的痛楚,只是,这些,她从未说过。

想到这,他的眼神突然坚定了,再也没有半点的魔性所感染,十分清澈,只是道。

“对,我不能入魔,她还需要我。”

北京宣武医院
沈阳市胸科医院
承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海南治疗牛皮癣价格
泰安治疗睾丸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