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才相士 第三百一十四章 故宫气运

2020/01/17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天才相士 第三百一十四章 故宫气运“妈的,还好有轩辕镜和故宫气运的交融,要不然这一下真要要了我的老命,而且阵法恐怕也不能摆布成!”林白

天才相士 第三百一十四章 故宫气运

“妈的,还好有轩辕镜和故宫气运的交融,要不然这一下真要要了我的老命,而且阵法恐怕也不能摆布成!”林白暗暗骂道,到了此时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片区域之中聚集的阴煞之气含量,同时心中更是隐隐生出兴奋之感。

如果不是轩辕镜本就是故宫之中镇压龙气之物,单纯是林白自身的法力去接触阵法的话,刚才那一下绝对不是只让林白吐出一口鲜血那么简单,而是要直接将林白变成冰雕。

不过这一口鲜血换来的回报还是值得的,这一下却是让林白的法力和这片区域中记载了千百年的阴煞之气交融在了一起,然后开始缓缓流转起来。

不过此时还不是直接将阴煞之气引出的时刻,林白xiǎo心翼翼的掐动印诀,虚空凝滞符箓勾动向四方,试图将阴煞之气聚集在一片极xiǎo的区域之内,不让它向故宫外面逸散。

当符箓到达这片区域的四方位置之后,林白双手疾舞,手上捏着的印诀急速变化,口中轻叱道:“生门锁,鬼门开,阴气聚!”

随着最后一个‘聚’字出现,他虚空凝练出来的符箓在四方暴散开来,然后地上的先天洛书开始出现了莹润光芒,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将地下积聚了无数年的阴煞之气朝着它所在的方位,不断吸聚了过去。

四柱聚阴阵在这一刻彻底激活,地下原本存在的大阵破开,其中一直在疏导的阴煞之气汇聚在一起,朝着先天洛书便急冲而去。

林白此时已经是一身的冷汗,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再无法做出什么改动。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将天眼打开,满脸紧张的神色。人事已尽,能否将此地的阴煞之气汇聚进入先天洛书之中,就只能看天命了!

如果失败,此处积聚了千百年的阴煞之气骤然爆发,此地必然要变成一片废墟,而且其中的阴煞之气逸散出故宫,恐怕对燕京的风水也会产生莫大的影响。不过此时林白已经是完全没了办法,只能抱着脑海中的先天洛书不会欺骗自己这个思路。

没有任何异动,阴煞之气在阵法的调节之下,迅疾朝着先天洛书冲去,然后如同泥牛入海,冬雪遇热一般,迅速消散无形,被先天洛书吸收进内部。

随着阴煞之气的不断堆积,先天洛书莹润的光芒越来越盛。为了避免外人看到这边的异象,林白手诀掐动,勾动周遭的天地元气,将此处遮掩起来。原本清晰可见的xiǎo巷,此时如同起了一层薄雾,朦胧无比,叫人无法看个透彻。

“成了!”林白看着不断吸收着故宫积攒了千百年阴煞之气的先天洛书,脸上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此处的阴煞之气乃是借助故宫龙气堆积而起,千百年的积蓄无比醇厚,厚,颜色如同墨汁般黏稠无比,纯净无暇,比起帕特农神庙中的阴煞之气质量更是要高出不少。

虽然之前引动故宫气运,让林白胸腹之中受到了震动,伤了一些元气,但是林白此时精神却是振奋无比,恨不得夏xiǎo青几女在自己身边,好让自己一吐自己心中的兴奋之感。

故宫乃是龙气汇聚之地,天地元气也是无比丰沛。而先天洛书吸纳阴煞之气也已经进入了正轨,无需自己关注。所以林白干脆就盘膝坐在了地上,握着轩辕镜,开始借助天地元气修复起自己损耗的法力和体内的伤势。

“只是五脏受了些阴煞的冲撞,倒也不是什么重伤!”盘膝坐了四五分钟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轻松之色,也还好此次在欧洲他术法修为大进,若是按照他出国前的手段来施展术法的话,恐怕少不得是要被阴煞伤了身体根本。

而且在刚才盘查身体之时,林白更是感觉自己的法力似乎又出现了一些异变。因为轩辕镜和故宫休息相关的缘故,所以故宫内的气运居然和林白自身的气运交融在了一起,让林白体内的法力又多了一些玄玄不可名状的变化。

“恐怕这才是这次最大的收货!”感触着自己体内法力的变化,林白心中慨叹道:“不过王朝终究已经破灭,这气运却是少了许多……”

清亡之后,便代表着皇朝的末世。但故宫承载了两朝数百年的的气运,虽然历经了沧桑,但是一时半会之间却是并没消散。恐怕任是谁都想不到,这股故宫积聚地脉龙气汇聚的气运最后居然便宜了林白这xiǎo子。

要知道气运这东西乃是万事万物的根本所在。在古代王朝,钦天监之中便有专门的望气高手,观测星象及各地气运来守护故宫气运。如果当时有人敢吸纳故宫气运运用于己身,就是谋朝篡位的大罪,绝对是诛十族的下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xiǎo巷之内的阴煞之气渐渐减少。原本阴冷了无数年的地方一日之间居然出现了这样大的变化,如果此时有故宫保卫处的人在这里的话,定然会惊愕莫名。

而就在此时,北京西山后山的茅庵之中,无数的罗盘正在铮铮作响,似乎是在欢呼什么事情的发生。许叟望着那茅庵之中挂着的罗盘,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叹息道:“想不到连故宫之中残存的这么一diǎn儿气运你xiǎo子也舍不得放过……”

话音未落,茅庵处悬挂着的罗盘却又是铮铮响起。如果説之前它们是欢呼的话,那此时此刻却是带上了肃杀之意,如同在防备着什么东西。许叟脸色变化不停,骤然起身,手指掐动不停,在心中推测着罗盘发生异动的原委。

“华夏气运异常?!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会导致华夏气运出现这么大的变化?!”许叟沉默半天之后,缓缓松开捏紧的手指,转头望着茅庵处挂着的那些罗盘喃喃道。

与此同时,林白感觉和自己气运纠缠在一起的故宫气运也是开始不断进行着波动,诡异莫名,似乎是有什么极度恐惧的事情就要发生。

正在林白迷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变故之际,口袋中的却是突然震动了起来。接通之后,对面传来了尚卓才焦灼的声音:“师父,出事儿了!我原本和你説好的,要和索菲娅一起回华夏,但是今儿早上起来她人就不见了!”

“什么?!”林白听到这话身体骤然直立起来,在欧洲那段时间她早就和索菲娅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想到可能是索菲娅出现了状况,林白不由得有些紧张。

尚卓才咽了口唾沫,接着道:“我现在怀疑她是不是偷偷去华夏了,之前我一直在忙我们两个护照的事情,所以耽搁了两天,让家里的保安看着她,可是今儿早上发现人不见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糊弄那些保安们的!”

“来华夏了么?”林白手上不断掐推算索菲娅的命理,以此来确定她所在的方位,片刻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对那边的尚卓才接着道:“这xiǎo丫头还真是来华夏了,你不用担心,我过去找她,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没护照还能坐上飞机的!”

“那就行,我去买机票,赶明儿就去燕京。师父你照看好她啊!”尚卓才听到林白这话,原本忐忑无比的心脏这才安宁了下来,叹了口气之后,摇头苦笑几声之后,挂断了。

説话的瞬间,先天洛书已经将阴煞之气悉数给吸引进来其中。虽然故宫数百年积聚下来的阴煞之气极尽精纯,而且数量极大,但最终却还是未能开启先天洛书第三卷,只是让那册扉页上的斑驳字迹稍微浓郁了一些罢了。

“这玩意儿还真有个大肚子,装了这么多阴煞之气居然还没把它给装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打开第三卷!”林白叹了口气,看着手中握着的先天洛书,自言自语道,“不过索菲娅那孩子也真是奇异,来个华夏居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在刚才掐算的过程中,林白从其中便揣摩出了故宫气运和华夏气运出现波动的原因就是在索菲娅那xiǎo丫头的身上。她乃是欧洲帝命之女,本身就承担的有欧洲气运,而今却是突然来了华夏气运,两者气运冲撞,自然而然便会出现混乱。

华夏气运波动!林白嘴角苦笑愈发明显起来,想来这件事情欧洲那些人也能感触的到,自然是不会这样善罢甘休,而索菲娅更是整件事情的嘴不确定因素。

将先天洛书缓缓收进怀里之后,林白无意识的朝着故宫门口走去。当他走出故宫博物院大门的时候,有些茫然的骤然抬头。

一个有些孱弱,但是却无比执着的身影正站在远处盯着他不放,眼神满是和她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深邃。人流如潮涌,但林白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执着倔强盯着自己的孩子——索菲娅!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预约挂号
十堰市白浪经济开发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广西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淄博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