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信银行薪金煲低调出炉监管问题待解

2019/11/10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中信银行薪金煲低调出炉 监管问题待解中信银行“薪金煲”近日正式出炉。据悉,参与这一业务首先需要开通中信银行借记卡,然后签约购买信诚基金一

中信银行薪金煲低调出炉 监管问题待解

中信银行“薪金煲”近日正式出炉。据悉,参与这一业务首先需要开通中信银行借记卡,然后签约购买信诚基金一款名为“薪金宝”的货币基金。“银基合一”后,借记卡内的货币基金便可在ATM机上直接取款。

“薪金煲”被市场解读为货基的3.0版,在流动性上已超越炙手可热的“余额宝”。

然而,这类介于“银行”与“货基”边缘地带的创新业务,应该由那个部门监管?流动性如此出众的货基产品是否应纳入广义货币监管,是否需要收缴法定存款准备金?这些都成为业内人士关注的焦点。

中信银行很低调

证券时报日前在中信银行位于上海陆家嘴的分行点进行随机采访。一位储户称,银行方面没有对此做大力宣传,目前并不知晓这一消息。也有储户认为,平日很少用借记卡直接刷卡消费,但获取高于活期收益的同时又可以直接取现是不错的形式,打算尝试一下。

某国有大行上海分行人士告诉,中小银行的存款本来就较弱,因此对创新业务热情更高。国有大行并非没有类似产品,只是没有去做公开宣传而已。

中信银行内部人士称,这个产品刚刚上线,总行方面希望保持低调。事实上,中信银行方面的低调,也使得相关报道中出现了明显的事实性差错。证券时报发现,关于该借记卡“活期账户”保底金额的说法,两家全国性媒体表述不一——其中一家按照官方通稿表述为1000元,而另一家则引述信诚基金方面某位负责人的话称,金额可以设定为10元。

对此,上述中信银行人士表示并不知情。信诚基金方面则婉拒了这一采访要求。

北京某中型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对证券时报说,上述产品的运行需要有强大的银行背景做支撑。T+0赎回垫资,尽管资金成本是由基金公司承担,但多数情况下钱还是要靠银行出的。

对外经贸大学兼职教授赵庆明认为,从去年余额宝兴起到现在,货币基金的市场影响力与日俱增,也给监管带来一定挑战。如何控制货币乘数过快以及如何预防无序竞争可能带来的挤兑风险等,都是需要注意的问题。

“薪金煲这种货币基金对流动性要求远远超过传统基金,与银行活期存款相差不远了,银行业协会对此为何坐视不管呢?”一位银行业研究人士质疑道。

两个监管难题

实际上,低调背后恰恰是监管不明所滋生出来的灰色地带。

独立财经评论员彭瑞馨对证券时报说,目前对于是否应该把货币基金看作存款性金融机构,国内立法和监管还没有跟上。如果一刀切把基金公司看作“类银行”机构,那么其所发行的其他基金产品该如何定义?而单独把货币基金剔除出来,又要首先对资金来源做一分类,比如说来自企业或其他金融机构的机构类账户以及来自个人的零售账户。

据他了解,一些发达国家目前也没有把货币基金纳入到存款性机构进行管理,但在M2的统计上,已把面向公众发行的货币基金纳入了统计。

“中信薪金煲实际上等同于活期存款,即货币,其流动性远高于准货币。”彭瑞馨说。

南京银行产品策略部一位研究人士称,多数机构都在做与货币基金相关的研究,尤其是银行或集团旗下有基金公司的。但目前银行的硬件系统均存在先天不足,需要进行调试和升级改造。

这类介于“银行”与“货基”边缘地带的创新业务,如何明确其监管部门?流动性如此出色的货基产品是否应纳入M2监管,是否需要收缴法定存款准备金?这无疑是薪金煲未来面临的两大监管问题。

赵庆明说,2011年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存款已被纳入了M2统计之中。而目前货币基金的绝大多数资金都投向了银行间同业存款市场,从现象上看已部分纳入了M2口径。

但需要注意的是,货基可以投资的资产并不仅限于银行存款。根据官方定义,货币基金可以投资期限在397天以内的各类短期债券品种,包括风险较低的利率债以及具备一定风险的信用债。

银华基金一位固收研究员告诉证券时报,年初至今债市一直走牛,加上针对协议存款等的监管陆续出台,货币基金投向银行存款以外资产的比例,已越来越高。这对于流动性管理是偏负面的。

今年的基金一季报显示,余额宝的存款配置比例是92.3%,而百度百赚利滚利的存款占资产比例仅为69.8%,债券比例已升至29.6%。

彭瑞馨建议,鉴于货币基金规模不断膨胀,投资期限又相对较短,且对货币派生性不强的特点,应加快对货币基金适当缴纳法定存款准备金的监管设计。

赵庆明表示,法定存准有两个作用,一个是防止货币乘数运转过高,另一个就是防范挤兑等恶性金融风险。

电商
服装加工设备
两宋元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