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妞非在下 第036章 自饮自酌的扈云伤

2019/09/20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妞非在下 第036章 自饮自酌的扈云伤这家伙还真舍得自己的血啊,吴喆无语地看着扈云伤将染血的手指在碑竹上涂抹。“你就不会找把刀刻字

妞非在下 第036章 自饮自酌的扈云伤

这家伙还真舍得自己的血啊,吴喆无语地看着扈云伤将染血的手指在碑竹上涂抹。

“你就不会找把刀刻字?”吴喆嘀嘀咕咕地非议。如果这个玄气世界有古惑仔的话,扈云伤搞不好会成为一个老大,因为会耍酷……

“这附近只有酒馆,哪里来的兵器铺。”扈云伤难得回了吴喆话语,也许是看在她提供了上好的葬刀铭文。

换作别人,哪怕是白长老,也会对吴喆提供的诗文感慨一番,但偏偏扈云伤简单地夸了两个字,实在是浪费了李白和曹植这两位文豪的文采。

扈云伤写好祭奠用刀铭,对着碑竹一躬身:“林云刀,你由朝颖赠送与我,却在我手中损坏,当真对不住。同一日,另有一柄刀也由我亲手葬下,如有缘,你们结伴一同去吧。”

“……”吴喆揉着太阳穴觉得这个扈云伤真的是个呆子。

葬好了刀,扈云伤对吴喆一拱手,转身又走。

“喂!你听我说话!”吴喆追上去,结果扈云伤又开始不搭理她了。

刚绕过竹林没几步,前面居然就是一家饭馆,属于宗门内招待门人的一处类似于招待所的地方。

说是招待所,其实店内简陋之极,单薄的木质矮棚,连桌椅都是在简单不过的黄木手工粗木打造。

“可有酒?”扈云伤走进去,在里间坐下来。

饭馆内并没有其余食客,吴喆眼珠转了转,紧跟着他进去。

店小二凝神看了眼扈云伤,又瞥了一眼吴喆,懒洋洋地问道:“您要沙竹青,还是烈酒?”

沙竹青价格贵,烈酒就是一般的杂质酒,口感略差也更容易让人醉,且宿醉严重。

吴喆心中暗笑。不愧是[国营单位],这服务态度充满了身份感。即便口中称您,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吴喆却不知道,宗门之内藏龙卧虎。这位店小二也是玄气二星的武者,平日见到的大客户多了,对他们这两位自然不放在眼里。若是白长老前来的话,态度自会截然不同。

“可口的酒,随便拿来。”扈云伤随意道。

“好,随便给您拿啦。”店小二从柜台上直接端起了两细瓷瓶酒,和一个三钱量的酒盅。

他以为扈云伤顾及面子,没有直接明言便宜,但私下其实要的是烈酒,所以态度更加不好。

“太小了,换大的。”扈云伤摇头。

“小?这个如何?”店小二又拿出一个八钱量的酒盅。

扈云伤点了一下头。店小二送了上来。

店小二又问吴喆:“您要点什么?”

吴喆也不客气,坐在扈云伤的同一桌的对面的位置,一指他道:“我们一起的。”

扈云伤看了吴喆一眼,没有推却,对店小二道:“这位姑娘的算在我账上。”

店小二道:“咱早看出来了,您要吃点什么?还是喝点茶?”

“不吃只喝……”吴喆心中想起白长老的惩戒内容,突然兴致一起:“你再给我一个同样的杯子,我喝酒玩玩。”

“哟呵?喝酒玩玩?”店小二诧异道:“姑娘你喝醉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咱店里可概不负责。”

说着,店小二贼贼地笑了一下。

“……”吴喆想踹这个店小二,想想也就算了,道:“你只管照我说的做就是了,卖酒是你赚钱,我喝多少都算他的,这等好买卖还不做?”

“自然要做自然要做!”店小二约莫着姑娘根本吃不了酒,也就又端来了一细瓷瓶酒和一个三钱量的酒杯,又问:“二位,你们吃点什么?别空腹下酒,容易上头。”

“只要酒就好。”吴喆抢先言道。

若是点了吃的,难道要我看着扈云伤吃,而我自己只有喝的?不干!先堵住这种可能。

扈云伤听吴喆如此说,微一思酌,没有再说话,只是拿起一个细瓷瓶,给自己满上,对着吴喆一拱手,便自己干了。

换作对面若是其他男子,只怕会被人怪罪缺少礼貌,怎么不给对方满上

,也不对碰而干。

但现在对面坐着的是个十四岁的丫头,就连店小二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这属于很正常。

吴喆却不愿意了。在她印象里自己还是人人平等的身份,陪着你扈云伤折腾葬刀两次,你请我吃个饭,不,喝个酒,理所应当,而且你该和我对饮才算有礼貌。

吴喆生气,也不理三钱量的小酒盅,直接拿起了细瓷瓶,对着嘴咕咚咚……

她就这么把一细瓷瓶酒都喝了下去。

扈云伤顿时吓了一跳。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汉子气的女人,哪怕是自己的妹妹扈云娇,曾经和自己偷偷跑出来喝过一点儿酒,也是用三钱的杯子慢慢抿,哪里能如此一气儿喝下去的?

他刚刚酒水入口,知道这只档次不高的杂质烈酒,入喉后辛辣烧灼,寻常不喝酒的男人都受不了。

这小丫头,她不辣吗?受得了?

店小二也吓了一跳,一起与扈云伤看着吴喆。

“……”吴喆脸色瞬间变得涨红,不是害羞,而是真的是被烈酒呛的:“咳咳……咳咳咳……”

吴喆连忙抬起袖子捂嘴呛了几声,狼狈不堪。

扈云伤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只是将搭在椅背上的白毛巾递了过去,并没有更多的表示。

店小二在旁,却哈哈地笑了出来:“女娃儿,这酒岂是你这小家家能喝得的?”

“咳咳……我很快、咳、很快就能适应……咳咳咳……”吴喆话语不连贯,娇嫩的嗓音自捂嘴的白毛巾下发出,都短暂变得沙哑了一些,令店小二笑的更大声。

“莫要逞强。”扈云伤低声说了一句,便开始自饮自酌。

半点酒菜也无,他就这么望着窗外不远处的竹林,闷声喝着烈酒。

吴喆咳了一会儿,突然道:“喂,扈云伤你能喝多少酒?”

扈云伤没搭理她。

“你敢说不?!”吴喆瞪眼睛:“你敢说,我也许就有底气敢和你拼酒!”

“哈哈哈哈……”正主还没搭话,一旁多事看热闹的店小二先笑了出来:“小妞儿,就你这喝酒架势,还与人拼酒?莫要喝多了酒出了事,哭哭啼啼寻死觅活。”

************

这周推荐票和打赏都好给力!看来咩周末的加更逃不掉了~

让砸票打赏更猛烈些吧!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夜用长效成人纸尿裤
肠易激综合征腹部症状有哪些
小孩便秘怎么治疗
新生儿黄疸症状是什么
肠胃不好经常拉肚子
宝宝拉肚子怎么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