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传奇江山文学网1

2019/07/12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有感于青海玉树地震,国家主席,总理和全国人们这么不遗余力的倾囊帮助,想到了一个故事。    这是我爷爷讲给我父亲的故事,我爷爷没了,我父亲又

有感于青海玉树地震,国家主席,总理和全国人们这么不遗余力的倾囊帮助,想到了一个故事。    这是我爷爷讲给我父亲的故事,我爷爷没了,我父亲又把这个故事讲给我,我虽然有点儿怀疑这故事的真实,但感觉这故事非常悲壮,所以,还是想讲给大家听。  那是千古旱天的一年,岁月被烤成了灰烬,用手一捻,日子便火炭一样粘在手上烧灼了。一串串的太阳,枯枯燥燥地悬在头顶。照着一串串从山里通往山外的脚印。据说,那一年,太旱了!很多地方都发生了“人吃人”的现象!年轻人都去逃荒了,剩下一些走不动的老人在家里等死。在这些等死的老人之中,就包括我爷爷的爷爷塬和我爷爷的奶奶翠儿。  翠儿扶着门框,抬头看天,天还是蓝汪汪的,像浮着一层蓝光的水,日光却像细纫而洁白的梨花,噼里啪啦地裂开,砸在黄土地上,她听到了一种细微的疑似青瓷样的声音,那声音告诉她,儿女们背着行李已经走远了,在这个空荡荡的家里,只有她和她的老头子塬了。  老头子塬对她说,“哎,让他们走吧,要是他们不走,就得吃掉我们才能活啊!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能够保全尸首的等死,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吗?”当时,她的眼泪就下来了,她明白,在这大旱之年,有许多人死得不是没有头,就是没有脚。但她心里还是舍不得,她不知有什么舍不得,是儿女,还是死,还是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这样死?!  她的小脚儿,在门口转了一个圈儿,塬坐在一把柳木椅上,厚着一脸的迷惘直望她,她走过去,替他解开身上汗衫的纽扣,拿一个小凳子坐在他的面前。  她把脸埋在他的手心里,说,“你摸摸我脸上有多少皱纹?”  “你脸上有皱纹吗?——没有啊!你还嫩的很哪!”塬竟然轻轻的笑了起来,虽然笑得很含糊,但总是轻松的。  她想说你哄我呢。但这话终究没有说出来,她抬起头来,说,“那你吃了我吧!像老张头吃他媳妇一样,那你就能够活下来,等咱的儿女们回来了!”  塬的眼睛湿润了,他自言自语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让我怎么杀你啊,我还有杀你的力气吗?他以为她没有听见,可她已经踮着小脚去了厨房,并且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她把刀把放在那双粗糙的大手上,目光茫然却坚定,说,“你就用它杀了我吧!——儿女们一走,我活够了啊,你杀我等于成全我!”  塬的身体抖了一下,“咣当——”一声,菜刀落在地上,他想站起来,但似乎站不起来了,他坐在椅子上,流下泪来,转而又仰天大笑,他说,“让我们一起死吧!”  “你也想死?”  “是啊,你以为我还能活着!”  “我以为我们之中得有一个人活着。”  “别傻了,凡是留下的,都得——”  ……  夕阳如金子一般铺展开来,将他们的白发染得彤红,如同盛放的红菊,纷纷扬扬都是美丽的花须。塬说,我死后的希望就是能够变成一株成熟的玉米棵子。翠儿说,那你变成了玉米棵子以后,还能够生娃吗?塬看了一眼翠儿,想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好不脸红呢,她还是原来的翠儿吗?他嗯了一声,感觉太阳呼啦一下从山梁上涌将出来,红渍渍沁满了他的眼,宛如天上下了汪洋的血。他揉揉眼,目光往天空瞅了瞅,看见镶了金边儿的鳞片云,层层叠叠,跳跳跃跃,他感觉那好像是自己,也好像是翠儿,更好像是儿女,还有,还有——,他呼地明白了,——他这是真的要死了!但在翠儿呢,她想抓住塬的手,可就是抓不住,塬变成了一股轻烟,一股鱼一样游动的轻烟,在她的眼前快速地腾升,升到她不能目及的地方,她灰黄而嘶哑的哭喊,凄凉而悠长。让院落不再宁静,就连风也跳将起来,揪着她的乱发,让她在原地打着转儿……  就在她筋疲力竭之际,她的脚下突地生出一株一人高的玉米棵子,她睁大了眼睛,昏黄的眼珠儿迸落到了地上,她摸索着伸出手,触到了剑形的玉米叶子,她感觉,只呼地一阵风响,——她也变成一株翠色欲滴的玉米棵……  据说,那年这样死去的老人很多。  大旱一直无休止地持续,终于有了雨云,时弥时散,反反复复,好几个月才算落下雨,雨水铺天盖地,下得满世界洪水滔滔,苦熬到了雨过天晴,又到了耕种的季节。山梁上开始有人从世界外面走回来了,挑着铺盖、碗筷,踏着日光和月光,脚步半青半白,时断时续。就在他们踏进家门的那一步,他们惊呆了,——他们的庭院里,都突兀地长满了绿惊白炸的玉米棵子!  风吹过刺啦啦的绿屏障,半空里,碰断一杆又一杆的日光,发出当当啷啷宛如金色花瓣坠落一样的声音,满世界都是灵魂的祈祷。他们再也按耐不住了,他们朝着嫩绿入油的地方,缓缓地跪下了……  我听父亲说,后来人们就把这些玉米棵子结的果实,当了的种子,点到了山梁上,寂寞的山梁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于是,才有了我的家。 共 18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呈现睾丸扭转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