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盖世仙雄 第一百四十四章 鸿门宴(五)

2020/02/15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盖世仙雄 第一百四十四章 鸿门宴(五)萧二爷一声长啸.将满腔杀意倾泻而出.骇得杨世凯四人腿脚发软.一屁股瘫坐于地.便是现场的众人.也阵

盖世仙雄 第一百四十四章 鸿门宴(五)

萧二爷一声长啸.将满腔杀意倾泻而出.骇得杨世凯四人腿脚发软.一屁股瘫坐于地.便是现场的众人.也阵阵心惊.只觉得双耳嗡嗡作响.

便在此时.萧二爷往前一跨.横空而起.

他的体内真气早已枯竭.浑身上下同样疲惫不堪.然而此时.却散发着一股迫人的波动.犹胜往昔.

他的冷月刀抬起.绝世的刀芒绽放.耀眼之极.

眼看杨世凯四人就要亡于萧二爷的刀下.正在此时.一声大喝传來:“萧管事.刀下留人.”

那喝声來自皇甫雄.

萧风奇闻得皇甫雄那啸声.眼神一冷.怒火中烧.

他的刀不但沒有停下.反而挥得更疾.更盛.一抹刀光如长虹般闪耀.如流星般破空.无匹的刀芒随着刀光绽放.

一刀过后.萧风奇蓦然脱力.浑身软痛.从空中跌落.

一刀过后.那现场却霎时间传來四道凄厉的惨叫之声.却又在片刻之间戛然而止.

一刀过后.杨世凯四人身死.身首异处.、

这是萧风奇的巅峰一刀.携着压抑多年的悲痛与愤怒.早已超出了筑基巅峰的威力.

皇甫雄想要救援.又哪里來得及.甚至于.萧风奇的这一刀.对他都能产生严重的威胁.

他的脸色难看又凝重.

欧阳明和上官云的脸色同样好不到哪里去.深深地看着萧风奇.怔怔无言.

当年的萧风奇.同样是位极其惊艳的人物.年纪轻轻就达到筑基中期.

只不过自萧布衣消失之后.萧风奇劳心劳累.十八年來竟然寸步不前.让人惋惜.

再让人想不到的是.十八年后.萧风奇一朝突破.修为竟然直逼他们.刚那一刀.便是他们要硬接.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萧风河飞身闪掠.将萧风奇接住.

萧风奇落到萧风河怀里.蓦然惨笑.老泪纵横.道:“三弟.你看到了吗.我终于将他们杀了.终于将这群王八蛋杀了.”

萧风河鼻子蓦然一酸.

他与萧风奇是亲兄弟.是对流浪街头的孤儿.幸得萧布衣收留.教他们修行.让他们掌管萧家.权势极大.万人敬重.

遥想当年.他们是如此的年轻.但这西凉郡.谁人见了他们.不要叫一声“萧二爷”、“萧三爷”.

当年的他们.真的可以说.跺了跺脚.这西凉郡都要震上三震.

而这一切.都是萧布衣带给他们的.是萧布衣给了他们尊严.给了他们做人的勇气.让他们不用流浪.不用每天在街边乞讨.过着有一顿沒一顿的生活.

也正因为如此.萧布衣失踪之后.萧风奇兢兢业业.几乎不敢有半分松懈.便是为了保全萧家.以报家主的知遇之恩.

他明明有惊人的修行天赋.但为了萧家.十八年來竟然毫无寸进.整个萧家的担子都压在身上.他需要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有仇不能报.有苦不能言.

他明明才三十多岁.境界高深.却出现了些许白发.可想而知.这些年來他承受的压力到底有多大.

念及此.萧风河的眼中同样出现了泪光.欣慰道:“嗯.哥.终于将这群王八蛋宰了.他们终于可以瞑目了.”

便在此时.皇甫雄大声喝道:“萧管事.你不觉得你杀性太重了吗.就不怕你所杀之人死后变成恶鬼缠着你吗.”

“哈哈.这就杀性重了吗.那十八年來.他们杀害我萧家不下数百条人命.你怎么不说他们的杀性太重.”萧风奇惨笑.

“你可知道.那数百条人命中.老弱妇孺又有几人.”

“你可知道.那数百条人命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又有几人.”

“他们只是受雇于萧家.他们又犯了何罪.”

“他们就是一群无辜者.甚至于.他们至死都不知道原因.至死都不知道死于何人之手.”

“如果这群王八蛋还能变成怨鬼缠着我.那我萧家这数百条无辜的人命.又能变成冤鬼缠着谁.”

“皇甫雄.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不觉得可笑吗.到底是谁杀性太重.”

萧风奇神情惨然.字字珠玑.声中带泪.不像在对皇甫雄嘲讽.倒像在对上天哭诉.

却见九天之上.霎时间风起云动.顷刻间便下起了沥沥细雨.雨声萧瑟.风声呜啼.似在悲悯.似在低声哭泣.

皇甫雄眼神闪烁.缄默无言.

萧风奇却在悲泣中.晕死过去.

以一己之力.斩杀二十來位筑基期高手.虽然最后重伤.但今日过后.萧风奇之名定然再次名动西凉.掀起一番风云.

今日过后.萧风奇的地位虽然还达不到三大家主的高度.但也定然相差无几.

萧长天蓦然出现在萧风奇身前.将一枚养元丹喂了进去.又灌了几口月牙神泉水.

这真的很奢侈.养元丹是疗伤圣药.月牙神泉.则根本就是传说之物.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效.能助人脱胎换骨.用月牙神泉水喂养元丹.如此待遇.谁能享受.

可以看到.萧风奇的伤势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絮乱的气息蓦然变得平稳.他虽依然昏迷.气息却在以缓慢增强.

这让人震惊.

便是皇甫雄三人也眼神震动.神色骇然.

萧长天让人将萧风奇送去休息.他转向众人.哂然一笑.邪魅之极.

皇甫雄三人心头一凛.

那左右分明的两行队伍中.却有几人霎时间心惊肉跳.直觉告诉他们.灾难就要來临.

果然.下一刻.萧长天蓦然走向他们.

那两行队伍的人惊恐后退.萧长天却蓦然开口.哂笑道:“刘晨.贾金文.田钟庆.王忠海.任志安.”

连续五个的名字被萧长天点出.人群中的五人身形大震.却听萧长天继续道:“你们倒是机灵.知道混进三级侵犯者的行伍里.想要苟且偷生吗.”他的面色平静.语气同样平淡.

“是是.萧少主说得对.我们就是想要苟且偷生.”刘晨五人心虚地道.

“呵呵.想要苟且偷生沒错.能不死.谁又愿意死.你们说对吗.”萧长天轻笑.面带讥讽.

他沒给那刘晨五人答话的机会.声音徒然变冷.道:“但是.是谁给你们的资格.让你们站在那里.”

这句话.便如同一把尖刀.霎时间刺入刘晨五人的心头.让他们双目一缩.冷汗直冒.惊叫道:“萧少主.这几年來我虽然也参与打压萧家.但沒有造成萧家人员伤亡吧.为什么不能站在这里.”

萧长天寒声道:“其他人是可以.但你们除外.因为.对待萧家叛徒.我向來只采用一个原则.那便是..杀无赦.”

沒错.被萧长天点到名字的这五人.皆是从萧家背叛出來的人.

他们当年同样是孤儿.活得漫无目的.活得心如死灰.当年的他们.行走在街上.会受到别人唾弃.受尽别人的白眼.头都抬不起來.

然而.待他们碰到萧布衣之后.他们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好酒好肉.女人不缺.他们行走在街上.都能昂首挺胸.每天享受众人的阿谀奉承.极尽吹捧.

几乎可以说.是萧布衣给了他们新生.然而他们回报萧布衣的.却是在萧布衣失踪之后.白眼狼般的背叛.

他们不但在萧布衣失踪之后.第一时间叛出了萧家.甚至还利用当年萧布衣给他们的权力便利.处处打压萧家.为难萧家.抢夺萧家的生意.

萧长天生平最见不得奸邪小人.特别是那种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奸邪小人.

如无意外.这五人今天能活着走出萧家.萧长天的名字几乎可以倒过來写.

他的白衣飘飘.无风自动.

他的五官清秀.却阴沉如水.

他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杀意.比之萧风奇先前的杀意.又何止胜了数倍.

刘晨五人见状.悚然心惊.头皮发麻.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竟被吓得站立不稳.

“不.少家主.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一次.我愿意为萧家做牛做马.”刘晨惊恐大叫.

“沒错.求少家主原谅.只要少家主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愿意为萧家做奴做仆.”其他四人颤声附和.

“做牛做马.做奴做仆.然后呢.”萧长天哂笑.

“然后......”刘晨五人想要答应.

“然后再将你们养成白眼狼.”

“然而再给你们一次背叛萧家的机会吗.”

“然后再让你们背后捅上一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萧长天蓦然冷笑.将刘晨五人打断.

他的声音越发冰冷.寒气大作.道:“你们觉得可能吗.我萧家.从來不接受叛徒.所以.你们.可以去死了.”忽地抬掌.掌间真气汹涌.掌未出.已散发着一股如海啸般澎湃的波动.

“萧少主掌下留人

.”三大家主同时开口.

此言一出.萧长天的眼神更冷.却是转向了三大家主.喝道:“你们给我闭嘴.我萧家正在清理门户.又哪有你们说话的份.”

“你.....”皇甫雄三人闻言.指着萧长天.怒气上涌.

“你什么你.”萧长天一声冷笑.道:“不用着急.等我清理完门户.你们的帐.我很快就会跟你们清算.”

话音方落.他的右掌推出.只一掌.那掌力却蓦然化作五个大爪.如鹰爪般锋锐.冷光如电.抓成刘晨五人的喉咙.

三大家主想阻止.然而又如何能阻止.刘晨五人想躲.又如何能躲.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但见萧长天掌力化成的鹰爪直接掐住刘晨五人的咽喉.忽而一拧.刘晨五人已然气绝.

他们的面色扭曲.眼睛睁得很大.不难看出.死前的那股惊恐之意

这一幕让目睹之人悚然心惊.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