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货币政策不能放松0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货币政策不能放松工程机械5月12日,央行宣布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这是继2月18日之后的年内第二次下调。观察两次下调存准率,有一个共

货币政策不能放松

工程机械

5月12日,央行宣布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这是继2月18日之后的年内第二次下调。观察两次下调存准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在社会融资...

5月12日,央行宣布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这是继2月18日之后的年内第二次下调。观察两次下调存准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在社会融资规模数据发布后的第二天公布的。这可能说明,货币政策决策与社会融资规模及其结构关系密切。社会融资规模或信贷增长应该低于经济增长和物价上涨之和,而不能超过。未来应着力提高资金的效率,把握好货币政策的开关,坚持稳健政策不动摇,货币政策不能放松。

存准下调

与社会融资规模关系密切

2月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1月我国社会融资规模为9559亿元,比上年同期少8001亿元。5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9596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077亿元,因此有必要下调存准率。而2月、3月的融资数据规模比同期分别多3912亿元、355亿元。尤其是3月,环比多增加了8136亿元,因此下调存准率显然没有必要。

从结构来看,1月以来,我国外汇存款持续增加,4月余额达到3645亿美元,比去年12月底的2751亿美元增加894亿美元,同比增加53.2%。而4月外汇贷款余额比去年底5387亿美元只增加223亿美元。这就是说,4月份增持了671亿美元外汇,改变了2011年10月以前外汇存款相对外汇贷款增加较少的状况。市场增持外汇,投放的人民币流动性相对减少,因此成为下调存准率的另外一个理由。

应该说,次下调存准率以后,2月、3月我国社会融资规模数据同比增加了4267亿元,有利于商业银行放贷,并稳定经济增长。但4月的数据显示,这个效应很快消失。因此4月份下调存准率,也有利于商业银行再次扩大信贷规模,可缓解银行放贷的资金缺口压力,以实现全年的信贷计划。

下调存准率的因素分析

当然,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的理由并非只是社会融资数据。本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可能还有其他考虑。

从国内看,出口、财政收入和投资等情况是影响货币政策决策的因素。首先,4月出口增速从3月份的8.9%下降到4.9%,远低于市场预期的8%以上。其次,4月份,全国财政收入10774亿元,同比增加692亿元,增长6.9%,其中税收收入为9428亿元,同比增长2.6%,如此一位数的增长,在近两年的税收史上少见,让市场感到经济速度下降可能成为现实。再次,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从月的20.9%继续回落到4月的20.2%,而前几年都在25%以上。以上几个因素显示经济增速放缓。为保经济增长,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扩大信贷是必然选择。

从国际看,全球形势并未有实质性好转,尤其是欧洲形势更加不确定,也是影响货币政策的重要因素。美国2012年季度经济增长2.2%,而去年第四季度增长3.0%。其中出口增长5.4%,高于去年四季度的2.7%,这对我国海外市场竞争产生压力。事实上,近两年,我国出口到美国、欧洲市场的份额在下降。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和汇率升值因素,我国对欧美出口实际没有增长,企业对欧美出口的盈利增加不多。此外,美国存在着继续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第三次量化宽松政策一旦出台,可能更大幅度刺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我国稳定物价的目标构成压力。因此,央行货币政策工具选择了下调存准率而不是降息。

此外,奥朗德就任法国总统,提出要修改已达成的紧缩财政开支契约,这意味着欧洲紧缩开支的政策难以持续。不仅如此,他还提出要增加富人税收,甚至赞成适度的通货膨胀,这对德国和欧元区政策都构成了新的挑战。

奥朗德的上台,在希腊也产生了影响,在5月6日的议会选举中,希腊两大政党的支持率都大幅下降,希腊民众乃至公务员都反对紧缩。德国总理日前也警告称,希腊应坚持国际承诺的改革计划和预算目标。欧洲前景的不确定,导致国际金融市场烦躁不安,欧元持续下跌。市场担心欧洲很难走出债务危机,甚至会产生新危机。

世界经济前景不确定的情况下,我国货币政策保增长是首要的,而抑制通货膨胀位居第二位。因此,降低存准率而维持利率不动,保持贷款的高成本,有利于抑制企业的贷款冲动。

把握货币政策开关

总体来说,市场正逐步改变人民币升值预期,我国出口速度下降,境外投资增加,外汇储备增加可能相对减少,因此外汇占款增加导致流动性增加预期在降低,未来个月左右存在继续下调存款准备金的可能。但就我国实际情况和外部因素来看,人民币兑美元可能仍保持升值态势,外汇储备将继续增加,这将导致外汇占款继续增加,只是增加的幅度比去年小些,这一情况下,货币政策不会选择继续下调存准率。

今年月,我国信贷增长为15.1%,这个速度不算很低,甚至超过去年的速度,这不利于控制和消化年信贷扩张带来的物价上涨压力。按照今年经济增长7.5%和物价上涨4%的计划,信贷增长保持12%左右就可以了,过多的超增长将带来后续物价上涨压力。因此,继续下调存准率,不利于控制物价,除非外汇占款大幅下降。

我们已经习惯于经济增速保持在9%以上,降低到7.5%乃至以下,不少人不能接受,这并不正常。高速度成为政绩和习惯思维是非常危险的。在制定2000年我国经济翻两番目标时,考虑到基数扩大,计划前高后低。但实际结果不仅前十年经济增速高,后十年增速更高,2000年后我国经济增长加速。这说明我们对经济增长的规律认识不足。但是,如果今天依然按照年均7%-9%的速度规划,来衡量未来十年乃至当下的经济增长,可能同样不当。

过去的二十年,经济增速规律不起作用,未来十年内则一定发挥作用。我国资源、发展方式、技术创新和品牌乃至汇率变化等,都不会支持未来十年年均增速保持在7%-9%以上。如果我们依然要保持如此高的增速,代价必然是继续以高信贷、高投资刺激粗放式经济增长,我国将成为全球物价水平的国家之一。此前进行价格改革时,不少人认为放开价格就可以实现国际接轨,但近几年的情况表明,住房、烟酒、服装乃至耐用消费品等的物价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如果以购买力平价衡量,价格倒挂更厉害。如果继续高增长,产业创造性和品牌性很难发展,只配给全球跨国公司打工,转变发展方式可能成为空话。

一个没有周期的经济增长不可能提高质量,改善结构,更会因为利益集团利用高信贷和高投资对国民收入重新分配,而难以实现收入分配结构改革。因此,货币政策不能再继续过去的扩张模式,社会融资规模或信贷增长应该低于经济增长和物价上涨之和,而不能超过。未来应着力提高资金的效率,把握好货币政策的开关,坚持稳健政策不动摇,货币政策不能放松。 陈炳才

新能源汽车不断上演资本大戏产业洗牌加剧
绍兴文创教育C+轮企业
一期!扒一扒房产家装行业近发生了哪些大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