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地网天罗 第89章 羽衣翩跹,夜光碧空歌

2020/01/16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地天罗 第89章 羽衣翩跹,夜光碧空歌(标题中的“夜光”是月亮的别称,看到这个题目,大家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了)艾维娜女王,静静地

地天罗 第89章 羽衣翩跹,夜光碧空歌

(标题中的“夜光”是月亮的别称,看到这个题目,大家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了)

艾维娜女王,静静地听完欧阳把话説完。

“説完了?”艾谱莉坐了起来,看着欧阳。

“基本上就是这样。”欧阳看着她那银白色的瞳孔,如果没有记错,这双眼睛在他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还是黑色的。

“你没对我説实话,神使大人。”艾谱莉笑道,银瞳流露出的目光仿佛凝聚了起来。

“既然你不相信,那你还问我干什么,嗯,我的意思是,你凭什么不相信我。”欧阳突然有种感觉,那双银白色的眼睛能够看透他的心理。

“声音,既然你了解我们哈耳庇厄的历史,就应该知道,知道我们是通过声音来传递信息的,并不是指语言,而是声音里的震动。‘每一朵浪花都是一首诗’,声音里的每一弦波动,都包含各自心声。所以,我能辨别你声音里包涵的信息,在你説话时隐藏在你声音里的信息,你并没有説实话。”她的声音很轻,变得带diǎn软软的感觉。

“事实上,我并不了解你们。”欧阳无奈地摊了摊手,算是承认,这个女人太厉害了。

“的确,你并不完全理解哈耳庇厄,更不了解鹰身女王,”艾谱莉走到欧阳面前,张开双臂,轻轻抖动着翅膀,翅膀上的羽毛片片脱离她的手臂,在房子里飘荡着。渐渐地,她的双翅变成了一双修长光洁的手臂,而她的双爪也变成了修长的双腿,“不过,我相信你,神使大人,因为你是月神使者,月神之力、巨龙气息,你身体里有了不得的东西呢,呵呵。”

欧阳抽了抽嘴角,看着这个逼近的美丽女人,目光从她的脸上往下扫去,那是一具迷人的酮体。

鹰身女妖因为身体结构的原因,并没有与一般人一样的穿衣服一説,只是用羽毛编织成的短衣把两个部位裹起来,现在艾谱莉完全变成了人形,比海里的人鱼公主穿的还少,还迷人。

在空中飘落的羽毛间,在这个女人逼近的气息中,让欧阳有不详的预感。

果然,这个女张口唱起了歌来,歌声软软的。

欧阳在听到她唱出第一句就立马转身抬腿向门外撞去,心里却是暗骂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是疯子。

蜜莉恩这个人鱼公主如此,现在碰到的这个鹰身女王同样如此。

然而未等他跑出几步,一具柔软的身体就从背后贴在他身上。

在鹰身女王的速度面前,欧阳爆发出来的速度实在慢得可以!

修长的四肢完全把他缠住。那双手是那么修长,长得能够绕过肩膀抓住他命门;那双腿是那么修长,长得轻松环绕他水缸也似的腰。

一张xiǎo嘴贴在他耳边,依旧轻声歌唱着。

鹰身女王的歌并没有歌词,只是用各种语气词哼唱了出来,但歌声却让欧阳无法躲避,一句句地钻进他的耳中。

轻轻的,狠狠的,歌声是那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谁説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

几片羽毛落在他眼前,他看到了某幅景象,呆在原地,陷入了幻境。而艾谱莉的身体和四肢在他身上挪动了起来。

许久许久。

房中响起了欧阳的骂声“操!”

响亮的声音充满了无奈,以及,享受。

“呵呵,你生气了,神使大人。”艾谱莉双手紧紧勒在欧阳身上,把他的肥肉挤成一堆。

“你説呢,你这女人是个疯子!”欧阳撇撇嘴,伸出手想推开她,却发觉无从下手。

“呵呵,”艾谱莉依然娇笑着,仿佛是觉察到他的意图,支起了紧紧贴着他的上身,伸手擦掉他额上的汗水,“你身上的‘月神之力’可是好东西呢,是你让我疯狂了。”

“你这是为什么?”欧阳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举起的手却揉到她胸前。

“你真是个色狼呢。”艾谱莉无辜地叹道。

“都是你逼出的祸事。”欧阳撇了撇嘴,却稍稍增加了手上的劲。

“都説了是为了你体内的‘月神之力’。你知道我们哈耳庇厄是怎样繁衍后代的吗?我们全族都是女人。”

“不知道,书上可没有记载。”欧阳看着女人,有些好奇地道,“难道是像你这样到外找男人。”

“才不是呢,不过我不告诉你,我们的爱情只限于同族之间。”艾谱莉收起了脸上的妩媚,正色道:“我説过了,是你体内的‘月神之力’让我疯狂的。”

“为什么?难道你对那个‘月神之力’敏感,一碰到就会,就会乱性?”欧阳想到自己体内的月神之力与巨龙气息心里就发毛。当初在“神圣巨龙”封印在体内时,他就问过大祭司艾尔温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而现在却由于“月神之力”发生了这档事。

“你把月神之力当成了什么,哈耳庇厄从来不需要依靠外族来繁衍后代,就是为了不要玷污‘风暴之子’的血脉。我选择这个,是为了借助‘月神之力’来创造出更优秀的哈耳庇厄。路凯,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们哈耳庇厄一旦与男子发生了关系,就肯定会怀孕哦。”艾谱莉眼中充满了得意。

“感情你是把我当作播种的。”欧阳的语气干涩,松开了手中的兔子。

“所以我知道你生气了,不过现在的你,只是我的丈夫了,既然你想收服哈耳庇厄,总得付出一些东西吧,而我也替你诞生一个具有月神之力的‘艾维娜之子’哦。”艾谱莉笑嘻嘻地凑到欧阳的耳边,咏叹了一句。

“这辈子,我都是你的了。”

“我接受不了,”欧阳觉得自己的喉咙发苦:“我接受不了我的孩子是个半人半兽形态的鹰身女妖。”

“真的吗?那你跟霍嘉丝与蜜莉恩的孩子,你就不介意他们有条尾巴吗?”女人的语气充满了醋意。

“你怎么知道的?”欧阳皱着眉头,他可没对这个女人説过这样的事。

“你自己説的咯,我不许你再找借口了,反正我能听出你是个色狼。”女人把额头贴在男人的额头上。

“哈耳庇厄上万年的复仇,我们已经累了,现在我们的生存正受到威胁,不但是土地精,还有高原上的各种魔兽,甚至是北方的维库人,都威胁着我们的生存。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既然以‘月神使者’的身份出现,就是我们的依靠,就是我们的希望。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真的想当一个女人而已。我想卡多雷的希女王也是跟我一样的选择,像我一样想放下肩上的担子。你出现,便是依靠。卡多雷的希女王把你放到大陆,是这样;我为你的出现而疯狂,也是这样。把哈耳庇厄的未来放到你手上,而我就安心的相夫教子,你是男人,总得有些担当才行。上古精灵帝国的覆灭,哈耳庇厄一族一直不繁盛,我明白到,我们需要一个男人来担当,而你,就是我们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路凯,不要再找借口了,我能听懂你的心声,融进这个世界,担当起属于你的血脉,属于你的灵魂的那份骄傲吧。”

女人的声音很柔,却説中了欧阳一直以来都犹豫的地方,每一条,都让他震颤。

“你知道我的事情?我指的是我没对你説的那些。”欧阳捧起女人的脸,一脸认真。

“‘龙之血脉,炎黄之魂’,我想这八个字你就明白我对你了解多少,之前我抖落的羽毛与歌声构成了一个幻境,一个让你迷失心灵,却闯开心扉的幻境。我能够读懂你的心,这就是月神对艾维娜的恩赐,每一个女王都继承了我们祖先的能力。”四目相对,艾谱莉的眼中充满信赖。

欧阳却是沉默了,良久,他才开口道:“好吧,你长得这么漂亮,我们的女儿也不会差到哪去吧。”

释怀的一笑,欧阳吻在自己第三个女人的唇上。

外面,双方人马舔舐伤口,在议论纷纷中耐心地等待着。欧阳手下的比蒙受霍嘉丝和蜜莉恩两女的影响,对他们的祭祀大人一diǎn都不担心,反而对那些鹰身女妖指指diǎndiǎn,甚至猥琐地谈论着他们的祭祀大人与鹰身女王之间会发生什么事。

而鹰身女妖这边则是忧心忡忡,几名长老围着艾米利亚问个不停,这些突然出现的比蒙让这些原本就四面环敌的鹰身女妖感到了压力。

当那两个消失了许久的人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所有人都满脸疑问地看着他们,只不过比蒙这边是看着两人走在一起而发出猥琐的笑声,而鹰身女妖则是对女王与这个外来者的接近万分不解。

欧阳与艾谱莉是并排着从树屋里走到大家面前的。

欧阳还是进去时的样子,毫发无伤,只是目光中充满了豪气,那是从血脉从灵魂里迸发出来的傲视世界的豪气。

艾谱莉则是保持着人形态出现在大家面前。她的一头雪白长发飘散开来,两只尖尖的耳朵露出发际,身上穿着由各种羽毛编织而成的华丽的宽大袍子,俨然一名精灵,华贵大方。

“殿下,您怎么穿上了千羽衣?”一直侍奉着鹰身女王的艾达长老不解地问道。

“千羽衣”这种由羽毛编织成的宽大袍子根本不适合鹰身女妖这个飞翔的种族,女王平时也不会穿上,因为这袍子的重量会压坏羽毛,只有在一届女王决定放下手中的地位,另立女王掌控起整个种族后才会穿上。

千羽衣,傲飘雪,上面的轻灵美丽,代表着的,是放下!

现在显然不是哈耳庇厄换女王的时候,而且现在也没有能够成为新一任女王的人选,长老艾达不明白艾谱莉怎么会穿着这件袍子,转换为人形出现在这里。

“艾达长老,还有各位姐妹们,我穿上这件衣服,正如你们所想的那样,我放下对哈耳庇厄一族的统领的权利,转而交给我身边的这位大人,他是来自卡多雷部族——我们的族友的‘月神使者’。我已经使用艾维娜特有的能力验证了他的身份的真实性。而那边的比蒙则是神使大人带领来帮助我们对抗我们的敌人的!”

艾谱莉高声到,古精灵语迸发的音节震撼着每一位哈尔庇厄!

“女王殿下,你説他是‘月神使者’?虽然你曾説过母神艾露恩的使者已经来到了洛瑟玛,只是你做出把整个哈耳庇厄交给他的决定是不是太早了一些,毕竟我们不能确定这位神使是不是真正了解并能领导哈耳庇厄。”鹰身女妖长老艾达看向站在艾谱莉旁边的欧阳问道。

“艾达长老,以及各位族民,我相信我们的神使的能力,以我‘艾维娜女王’之名,相信他能够领导我们哈耳庇厄一族,况且,他是从卡多雷,我们祖先的朋友那里来的,既然卡多雷能够相信他,那么我们哈耳庇厄为何不能做出一个同样的决定呢?”説完,艾普达对欧阳抱以一个信赖的笑容。

“我觉得你们也该给我一diǎn信心,在卡多雷部族里,我是‘月神使者’,卡多雷让我来到大陆,赋予我使命;在比蒙里,我是‘萨满祭司’,比蒙让我来到高原,赋予我权杖祭祀级别的试练。既然暗夜精灵和兽人这两个强大,曾经是大陆上最强大的种族能够相信我的能力,很快,在这次试练结束后我就能够在比蒙帝国里获得一块封地了,而且我还拥有一名巨龙伙伴,那么既然巨龙都能够选择相信我,‘风暴乌鸦’艾维娜之子就不能够相信我这个月神艾露恩派遣到地上的行者吗?”

在欧阳目光的逼视下,艾达并没有答话,但欧阳却明白了她的迟疑。

“哈耳庇厄一族万年来一直过着复仇的日子,偏居一隅,世上对你们多有误会,而且现在你们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同样是敌人环伺,为什么不能跟我到大陆上去,让世界重新认识哈耳庇厄,让他们认识到‘风暴乌鸦’的子嗣不仅仅是懂得杀戮的鹰身女妖,而是一个有着远古血脉,能够沟通雷电的种族,是一个信仰着月神艾露恩的种族。

我肩负着光复精灵帝国的使命,而森林精灵在森林里磨灭了他们的心,只剩下仅仅存在的高傲,难道哈耳庇厄也想在这片荒芜的高原上任由时间磨灭那颗‘艾维娜之心’,只剩下仇恨吗?我想到时你们就真的成为了人类眼中的鹰身女妖了。而现在,你们的女王选择了相信我,为什么不跟我走到外面呢。”

艾达依旧看着这两个做出了改变整个哈耳庇厄一族的命运的决定的人,没有説话。

“我并不需要你们做出决定,因为你们的女王已经替你们做出了选择,在我完成这次试练,顺便教训那些侵犯了‘艾维娜之子’的敌人后,我就会带着你们离开这里,重新定居在我的领地里。”

“艾维娜女王殿下……”艾达再次把目光放回艾谱莉身上。

“长老,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呢,我们都累了,不是吗?万年的复仇让我们累了。”

艾谱莉叹了口气。

“艾维娜殿下,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神使大人不会留在这个荒凉的高原的,他的身份足以庇护我们一族了,而且,我们哈耳庇厄一族从艾维娜祖先开始,就没有反对任何一个女王的选择的传统,不是吗?”长老艾达这时笑了,“恕我无力,艾谱莉,我看到了我们哈耳庇厄将要诞生的那个新生命。”

艾达的话让艾谱莉脸上一红,她知道自己做的那件事瞒不过经手了几十年族里繁衍之事的长老,但被她挑明,还是让她不好意思,白了艾达一眼,“长老你为老不尊。”

哈耳庇厄能够怀上外族的孩子还是这个长老告诉她的呢。

艾达笑了笑,转向了一旁的欧阳:“那么,神使大人,你对那些土地精有什么计划吗?”

烟台市牟平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咸阳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白癜风治疗价格
南充最好的妇科医院
榆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