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枪魔道 第十章 遇袭

2019/09/20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枪魔道 第十章 遇袭土系禁咒都有一个显著特点,在禁咒进行时会附有强力的重力阵效果。此刻左从戎本就处于“百丈光矛”的攻击范围之内无法离开

枪魔道 第十章 遇袭

土系禁咒都有一个显著特点,在禁咒进行时会附有强力的重力阵效果。此刻左从戎本就处于“百丈光矛”的攻击范围之内无法离开,如今又加上重力阵的强势威压,左从戎根本没有办法躲避“万法世界”的攻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头顶上的巨大山峰渐渐成型,向自己压了过来。

“吼!”

既然无力躲避,那么剩下的途径便也只剩一途了。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响起,左从戎向天砸出一拳,一道炎柱轰然直上,冲向了刚刚具现的巨山。

完全吟唱禁咒和半吟唱禁咒显然有不小的区别。同样是单体禁咒,左从戎的炎柱理论上要弱于“万法世界”才对,只是,左从戎的炎柱在元素集中上显然要远胜于“万法世界”,更何况火元素本就凌驾于土元素之上,一记强烈的对碰之后,炎柱在山底猛然贯入,将山峰熔了个对穿。

与此同时,“万法世界”也完成了具现,向左从戎砸了下去。已经被贯穿了的山峰,再平面上已经有了漏洞,即便可以靠着强大的重力将山与地紧紧压在一处,但被炎柱熔出来的洞显然不可能闭合起来,左从戎躲在其中,不止避开了山的重压,甚至还连剩余的“百丈光矛”都一并躲掉了。

不过左从戎却不会愚蠢到躲到这里去避开所有攻击。躲在这里确实很安全,但是有一句古话他听说过——“瓮中捉鳖”。此刻洞口如此狭小,观月如果继续使用土系魔法攻击,左从戎很可能会陷入绝境。

左从戎有心出去,可现实却不一定会让他顺心如意。“万法世界”已然压下,但是山峰的具现却没有消失,持续在禁咒之上的重力术也还没有消失。左右移动尚且费力,更何况左从戎想要从山底冲上山顶,其难度可想而知。

“第三篇,第五章,节。”

没等左从戎逃出生天,观月的吟唱声再次传来,浓重的土元素味道再次弥漫而起,还未平息的土元素再次狂暴起来。被左从戎用炎柱熔开的山洞,墙壁上一道道利刺茹雨后春笋一般,自山顶开始不断向山底生长而下,想要一步步将左从戎逼入绝境。

完全吟唱的高阶位土系魔法,用如此缓慢的速度具现,显然是要将其威力化,左从戎被困在山洞中,也不可能逃出去,只要一步步压下去,总会将左从戎截杀在内。左从戎的防御阵图虽然坚固,但是多也不过高阶位的等级而已,没有吟唱咒语,他的高阶位魔法不可能抵得住高阶位地刺的攻击。退一步讲,就算左从戎能够抵住地刺,他也已经被困在山底

,只要再次释放魔法,还是只有丧生一途。

……

左从戎和观月在里面打得天昏地暗,外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在观月将左从戎困在“加速世界”之后,其余十三人也都意识到了此间的诡异,停下了脚步。

“快退!”蓦然间,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紫苑大声唤道。

与此同时,一道磅礴如潮的波动气息顿时席掠了整片空地,十几人哪里还需要人提醒,纷纷向后闪了出去。

“轰!”

十几人的站位终究不是很默契,身处后方的人们想要退去确实很容易,但是处在前方的人,因为后面被人阻住了去路,行动便慢了一拍。紫苑还好,她的行动比所有人都早一步,所以她想左侧躲了出去,可紧跟在她身后的王凤飞,徐怀谷,蓝琳儿和范锦瑞却不太幸运得没有躲过去。

如山一般的重压顿时全部落在了四人身上,没有任何防御手段的徐怀谷立时委顿下去,重伤难支。蓝琳儿和范锦瑞则提前具现了武装,将翅膀和大手分别收拢在身前,硬接下了这击重压。王凤飞虽然也具现了武装,但却只来得及具现段武装,仅仅一段武装,等级明显与另外二人有差距,八支外装骨臂尽数折毁,一口鲜血喷出,虽然不至于送了命,却也无力再战了。

“噗嗤!”

一行人忙于躲避或者防御,哪里顾得上其他。而就在此时,偷袭者也都冲了出来,眼见王凤飞和徐怀谷丧失战力,哪里会犹豫,一剑下去,将徐怀谷刺杀当场。

“双峰塔!”

说到底也只是被方才一一记重压剑弄得有些慌乱,躲过之后一众人已然反应过来,见场中四人受到围攻,哪里还忍得下去。海东峦双手伏地,一声嘹亮的令咒吟唱声猛然响起,在四人所在的位置矗立起了两座高塔。

旋即,两座高塔迅速旋转起来,开始向外投射利器。因为数量庞大,这些利器倒是没有太大的威力。但是它的作用却也明显。本来偷袭者们就是想要趁乱对他们下手,步确实让他们慌乱了几分,但第二部偷袭却没办法进行了。此刻场中仅有蓝琳儿四人而已,而他们却都还在双峰塔的保护之下,想要偷袭已然不可能了。而在双峰塔旋转时候,一众人也都稳住了阵脚,恢复了理性。

一时间,计划精密的偷袭被弄成这个样子,偷袭者难免会尴尬,以一般认知来看,面对十几位强者级别以上的高手为敌,在偷袭失败后,就应该迅速撤离,远遁开去。但这帮偷袭者显然另有打算,此刻双方多也只能称得上势均力敌而已,但对方却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显然是想与他们死磕到底。

“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们。”紫苑沉声道。

两双在战力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说的仅仅是双方的人员而已。在领头者方面,却有着极大的差距,方才释放重压剑的面具人显然是神人,而紫苑却仅仅是极限能力者而已。本来左从戎还在场的时候,双方或许还能持平,但此刻左从戎突然与那个不知名的女子一同消失无踪,只留下他们,又有谁去与那个面具人抗衡呢?

“倒是小瞧你们了。”面具人没有理会紫苑的问话,只是略显不满得称赞道。

在他的计划中,首先将左从戎困住,然后由他出手,利用重压剑使得对方阵脚大乱,他们的人再趁势出手,截杀五人左右,之后再以多胜少,将其余之人尽数截杀于此。

然而没想到他的重压剑虽然成功压制了四人,但却只伤到了两人。再加上海东峦应对得力,他们的偷袭竟然无功而返,只截杀了一个重伤的徐怀谷而已。

“你是谁?”紫苑紧紧盯着他,再次问道。

“我们该怎么办?”见计划失利,沉冰上前询问道。

“真是个奇妙的巧合。”也不知道是在回答沉冰,还是在回答紫苑,持剑者不明不白的说道。

“巧合?这样的事情,你觉得用这个理由能解释的过去?”紫苑怒声质问道。

“怎么可能,我说的是人数啊。”反应过来之后,持剑者才哑然失笑,回道。

人数?什么人数?本来还有些迷茫的紫苑和沉冰,在看向对方的时候,顿时反应过来。紫苑这边死了徐怀谷,伤了王凤飞,还剩十一人有战力。而持剑者那边,算上持剑者本人,也是十一人。

自此,两人也同时明白了持剑者的意图。所谓的巧合,并不是为了看两人的人数,而是衡量双方的战力,既然是衡量战力,那结果也就显而易见了。不管用何种手段,都要将这十几人拦截下来,哪怕到的结果是鱼死破……

沉冰等人显然是以持剑者马首是瞻,在持剑者表明意图后,他们就没有了退路,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对面,寻找起了自己的对手。

既然沉冰等人没有选择,那么紫苑等人便也没了选择,不战斗便会死。

“那个面具人我来吧。”所有人都不足为虑,唯独当首之人的那位神人,是他们不想遇到的对手。担心紫苑会吃了亏,蓝琳儿上前请战。

“算了,还是我来吧,近身作战的话,我们谁都没有胜算。”

“你能应付得了?”

“抵挡一阵应该还成,混战起来的话,那种大威力的重剑他没办法释放,只要不近身,没有人能拿我怎么样。只要撑到阿戎回来,我们就有胜算。”

“……,那你小心一点”感觉紫苑的分析还算合理,蓝琳考虑了一下,嘱咐道。

“你们也小心一点。那个人很厉害,我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在对付我的同时,抽出手来对付你们。”

“嗯。”

……

虽然都有觉悟,但是却没有率先出手的勇气。谁都明白,混战开始之后会是什么结果,都是阵营的年轻俊杰,双方势均力敌,今日一番乱战,拼的只能是人数。而,活下来的,到底还有几人?

“轰!”

在这沉寂的空旷草地上,微风轻轻抚过,枝叶沙沙作响,二十余位年轻人沉闷的呼吸声使得这宁静的空间异常紧张。不管对峙多久,终究得有人打破平静。没有觉悟,也就无法赢得胜利。紫苑当机立断率先挑选了对手,一道惊雷在持剑者头顶轰然炸响,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如何判断宝宝吸收不好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小孩厌食吃什么好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