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铛铛被曝再向商家收取店庆费部分商家萌发退

2019/04/25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继去年当当被曝出向入驻商家“强行”收取店庆费后,今年又被曝产生类似事件,当当要求商家所交店庆费费用从去年的500元提高到今年的5000元。虽

继去年当当被曝出向入驻商家“强行”收取店庆费后,今年又被曝产生类似事件,当当要求商家所交店庆费费用从去年的500元提高到今年的5000元。虽然铛铛这次照旧称,收取店庆费不是“强迫”,不愿参加活动的可以与招商经理协商,但是《IT时报》了解到,招商经理态度坚固,甚至对某不愿参加的商家采取了“关停品牌”的措施,令一些商家萌发退意。

1封邮件 店庆费交出来

11月10日左右,铛铛服装鞋包事业部的平台商家们陆续收到了1封来自当当的“店庆月促销函”邮件。

邮件内写道,11月是当当的13周年店庆月,站将举办一系列促销活动,现已投入超过8000万元对外宣扬费,本着联合促销、合作共赢的原则,现在向服装鞋包事业部的全部商家收取活动支持费5000元,这笔费用将在月底结算中由铛铛财务直接从11月账款中扣除。

七匹狼皮具、OSDY旅行箱专家、乐行仕皮鞋等当当店都收到了这份促销函。他们告知,当当没有寻求他们同意,仅以1封邮件告知要交店庆费的做法令他们不满。一位商家向展现了多位商家回复该邮件的截屏:“对于此次收费,我司表示强烈抗议,不接受强行扣款的无理要求”、“我司谢绝接受此类‘强奸’商家的做法,望妥善处理”……邮件显示部份商家强烈反弹。

乐行仕相干人士对表示,5000元不是小数,他们当当店一个月销量不到1万元,而且“在店庆活动期间,我们没有感受到销售额有增长,倒是在店庆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收到一个扣费通知。”他试着与当当招商经理沟通,但和很多人一样,他还是失败了,得到的答复是:“店庆活动是整体收取5000元店庆费,我(招商经理)也多次争取过,但是没有办法。”

“不让我们自愿选择是不是参加店庆活动,这就是强制收费。”七匹狼皮具一名负责人说。

当以希望加入铛铛的商户名义致电铛铛某招商经理,询问今年商家是不是必须要交店庆费时,她并没有否认:“你不是已听说了吗?”

表达不满 商家品牌被下架

乐行仕人士表示,他们已经开始打算退出当当,他们与铛铛之间的合同是到12月份到期,“本来我们在铛铛的平台销量就不太好,现在产生这种事,退意更决了。”

有人萌发退意,有人则是被逼退出。“没有任何事前通知,平台搞活动,让我们商家出钱,如果提早沟通,由商家自愿选择我可接受,但一个月当当都赚不到几千块,你们直接说扣就扣,完全没有事前通知。”微博名为“攀岩小七七”的这条微博被转发400屡次,轰动的同时,也让“攀岩小七七”的铛铛店遭到影响:“我家本来有4个品牌,由于我对铛铛店庆费存在异议,招商经理直接把我家贝蒂、奥丽薇、贝比淘这3个品牌下架,并把我踢出铛铛工作群,现在我只能申请退出铛铛了。”

以后,“攀岩小七七”号令商家组建了一个50人的群,希望能集中气力向当当讨说法。11月21日,“攀岩小七七”作为商家代表与服装鞋包事业部负责人谈判,要求铛铛取消5000元的店庆费,但是谈判未成功, “攀岩小七七”称想再找铛铛更高层沟通。

当当被指“店大欺客”

了解到,其实店庆费强迫收取去年就产生过,去年只收取了500元,因此很多商家都没有特别在乎。

泛洋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春泉告诉《IT时报》,单从法律层面说,铛铛如果与商家签订的协议中没有包括“促销活动需要商户额外交纳服务费”等条款的话,那么铛铛现在仅凭一份邮件收取商家店庆费,是不正当的。刘春泉律师表示,铛铛的这类做法是“鉴戒”了国美、家乐福等传统渠道商收取进场费、节庆费的做法。

“如果铛铛肆意压榨商家的行动没有得到惩戒,其他更有实力的平台就会遭到诱惑,中国传统渠道压榨商家的恶习就会复制到电商领域,对尚不成熟的中国电子商务的打击将会是巨大的。”某家居电商负责人对《IT时报》表示。

铛铛回应:绝无强制收费

“首先要说明的是,铛铛没有做强制促销的事情,我们前期与部份供应商进行了沟通和调研,才做出收取店庆活动支持费这个决定的。”铛铛公关部叶先生告知《IT时报》,这笔钱当当会用来在楼宇、媒体等地方投放广告,而且铛铛会承当更多来增加店庆知名度。

叶先生强调,店庆终究带动的是销售,初步数据统计显示,店庆10天服装类销售额为1亿,而服装销量主要就是靠平台商家贡献的。

对一些确切不愿意参加店庆活动的商家,叶先生表示,他们可以与招商人员取得联系,做一些折衷的处理方案。当告知他“没有一家商家与招商人员谈成功”后,对方无言以对。

儿童便秘
八子补肾胶囊的功效怎么样
哪些原因可以导致腹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