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道天心 0475 意外的开门

2019/12/05 来源:乐山信息港

导读

武道天心 0475 意外的开门大衍山八个山灵有强有弱,灵智高低也各有不同。双松峰、闪岩峰都算是比较高的,只要他们愿意,就能跟人类自

武道天心 0475 意外的开门

大衍山八个山灵有强有弱,灵智高低也各有不同。

双松峰、闪岩峰都算是比较高的,只要他们愿意,就能跟人类自由交流。

白头峰就是比较低级的那种,它不仅没有实化的身体,连闪岩那种虚影都无法成形,只能对人类表示基础、浅显的喜恶。

所以,姜风首先找到的还是闪岩峰。

相比较而言,其实双松峰的灵智更高,跟姜风也更亲近。但可能是受到他们外表的影响,遇到这种大事,姜风还是觉得闪岩峰更靠谱。

听到姜风的问题,闪岩峰沉默了下来。

儒雅的虚影摇了摇头,道:“你这个问题我们都无法回答。天遗峰的确是群峰之首,我们一直也非常敬畏他。但我能感觉到,他跟我们不一样。他站在更高、更遥远的地方,我们难以触及,无法理解。”

姜风沉吟着拍了拍自己的膝盖,问道:“他一直沉睡,会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吗?”

闪岩峰回答得非常平静:“当然。他会在沉睡中一直衰竭下去,然后,我们的力量也会慢慢流失,直到跟他一样陷入沉睡,再也无法醒来。”

姜风脸色剧变,问道:“那到时候大衍山……”

闪岩峰静静地道:“那时候的大衍山,当然会变成一片死地,无人能够生存。”

虚影的目光犹如实质般凝视姜风,道:“木之祭礼,本就是为这个而生,你难道不知道吗?”

姜风当然知道,只是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面对这个后果而已。

闪岩峰道:“如果你有办法,我当然愿意把力量借给天遗,只是具体要怎么做,我也真的不知道。”

姜风沉吟良久,又挖空心思问了闪岩峰一些问题,闪岩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但他身为山灵,知道的只是自己这一方天地的事情,相关天遗峰,向来只是默默敬畏。默默遵从,从来没有想要了解过。

所以姜风问了好长时间,还是没能得到太多收获。

他离开闪岩,去了双松峰。大松小松对姜风为热情,但同样没能帮上什么忙。

不过。姜风倒是从他们身上得到了一些灵感。

当初双松峰这两位也灵智未开,还是天人用一滴源血打开了他们的心灵。

对于山灵来说,更高的灵智代表更多的主动性,是他们非常需要的。所以,大松小松一直非常感激当初的天人,格外亲近姜风也是因为这个。

姜风还没有经过血脉试炼,天人血脉浓度还没达到。

不过,在天人禁地,他也经历了一次淬炼,再加上身边还有阿故。还是可以试一下。

他先到了白头峰,与那团朦胧的光进行了沟通,逼出一滴源血,渗入光团深处。

片刻后,这团光果然开始变化,显露出了新的形态。

这个新形态不是人形,而是一只鸟,通体青黑色,只有头顶是白色的。

化形之后,它对姜风更加亲近。蹲在姜风的肩膀上,不停地拿脑袋去蹭他的手,还从喉咙深处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

一开始,阿故还有点嫉妒它。但由于自己刚犯了错,不敢直接表态,只能拿眼睛使劲瞪它。

白头峰倒也不生气,转头对她也很亲热。没一会儿,阿故就被它逗乐了,小心翼翼地捧着它。一人一鸟的脸蛋凑在一起蹭个不停。

就这样,姜风一个个地拜访了大衍山所有的山峰。

他们尽己所能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姜风,就算以往记忆中的一丝微光、一点感觉都没有错过。

姜风在这上面花了足足五天的时间,仍然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收获。

眼看着,离血之试炼只有二十五天,离木之祭礼只剩四十天,他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唤醒天遗峰。

这天早晨,姜风坐在天遗峰顶的圆石上,阿故依偎在他身边,沉默不语。

这几天,她的笑容越来越少,不管姜风怎么说,她心里一直非常自责。

换了以前,她无心无情无感,自然也不知道什么是忧郁烦恼。如今拥有了感情,知道了怎么笑,也知道了什么是哭泣,什么是忧愁。

姜风没有再劝她。他知道,事已至此,不管说什么都没用,只有把问题彻底解决,才能让她真正放松下来,重现欢颜。

而且不仅是她,姜风的心情也非常沉重。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解决方法却缈然无踪。这关系到的,可是整个大衍山,以及大衍山的所有原族!

他注视着东方,看着太阳如常升起,把光芒遍洒在大衍山的每一个角落。

群峰顶端出现了幽幽的虚影,就像这八座山峰全部苏醒,向上伸了个懒腰一样。

这五天,姜风帮所有的山灵全部开了灵智,他们现在从本体上化形出来,迎接清晨的缕阳光,同时远远地向姜风招了招手,仿佛是打了个招呼。

山灵毕竟不是人类,虽然知道再这样下去,天遗峰无法苏醒,他们也会跟着殒灭,却仍然行动如常,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姜风也远远地向他们摆了摆手,笑了一笑。

他的笑容刚刚展开就消失了。

他突然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远方!

太阳彻底挣脱群峰的束缚,跃上天空的那一刹那,他再次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有了上次的经历打底,这丝气息一出现就被他认出来了――

接天木!

上次仪式时,他也曾经感觉到过。当时他以为是母树的树枝透露出来的。

但是现在所有的树枝全部都炸裂了,一根都不剩,这丝气息又是从何而来?

姜风的眉头越拧越紧,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想过一个问题。

在九天玄极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他自身明力完整,他就能随意打开通往接天木的大门,直接穿越过去。

那么在大衍山呢?

他还能自由过去接天城吗?

只是猜测肯定没用,不如直接试试。

姜风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两步。

他微闭双眼,精神集中于天心种,开始联想接天城的感觉。

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半空中出现了一丝波动,出现了一道竖着的金光。

金光刚一出现,姜风体内的明力就狂泄而去。他全神贯注,没有阻拦。

以前也是这样,开这道门非常费劲,大概需要他一半以上的明力。

但没一会儿,他的表情就变了。

不对劲!

明力流泄的速度比以前快多了,堪称疯狂!

以前,门扉打开时无声无息,如果你背对着它,等到它完全打开,都不会发现它的存在。

但这次却不一样。

门刚刚打开一条缝,姜风的周围就狂风大作!

门缝里的金光猛地一下变得极为强烈,强大的力量从门里倾泻而出,化成飓风向四周吹去!

天遗峰顶有一片密林,姜风本来正站在林中的空地上。

而现在,树木被狂风迅速摧折,树枝和树叶噼哩啪啦地落下,顺着风势扑向四面八方。

但同时,门里透出的这股力量也给它们带来了另一种变化。

现在大衍山正值冬天,原本树上的叶子已经落了大半,剩下的一小半也半枯半绿,一片凋零之态。

如今,这些半枯的树叶被狂风卷走,一些树枝的关节上却冒出了点点绿色――那是新生的树芽,正在快速成长!

阿故一手按住自己的头发,一手按住裙摆,震惊地看向四周。

她年纪小,身体轻,被风吹得站都站不稳,于是她索性飘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任由风势从她身边经过。

她的目光很快落到姜风身上,立刻失声叫道:“哥哥,停手!”

只见姜风的脸色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变得苍白,程度比前几天给山灵开启灵智时更甚!

他体内的明力仍然疯狂流逝,元枝里的没了,连天心种里残余的少许也正在被抽取压榨!

在他的明力支撑下,半空中那扇门还在慢慢开启,由门中传出的力量化成狂风,铺向四面八方,迅速融进了天遗峰中。

此时的天遗峰,就像干枯的海绵遇到了水,疯狂地、无休无止地吸收着这股力量。

渐渐的,一股意识在天遗峰深处苏醒,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大。

接着,就像出现了重影一样,天遗峰表面浮出一道虚影,缓缓向上升去,形成一个料峭的人影。

他仰首立于半空中,仰首看向那道门,看着由门里倾泄而出的力量,向它张开了双臂。

八峰再次齐鸣,八道虚影同时升高,远远围绕着天遗峰,向他行礼。

神秘的乐章在大衍山深处响起,无法听闻,却直入心间。

原族们纷纷发现了大衍山的异样,向着天遗峰方向看来。

吃惊的是位于颠倒峰的茶花,他一眼看见天遗峰上方的虚影,惊呼道:“天遗峰苏醒了?!”

云溪走过来,抚摸着他的胳膊,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茶花震惊地摇头:“不,没什么不对,这是大好事……天大的好事!”

木之祭礼前,天遗峰能苏醒,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但仪式不是失败了吗?姜风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扇门只有姜风与山灵能看见,力量还在不断从里面向外流出,天遗峰沐浴着这股力量,突然开始了变化!

他的身体越拉越高,越拉越长,四肢也同时跟着伸长。

很快,他看上去不再像个人,更像是一棵大树!未完待续。

...

孩子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儿童咳嗽专用药多少钱
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儿如何退烧
标签

友情链接